状态

90年代的记忆只能存在记忆中了

今天看到了一篇新浪1999年发的新闻,突然想起了那些年。无尽的孤独,父母还是正青春的年纪。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电脑,更想不到今天会从事互联网工作,家是个平房,两房一间,中间大客厅的那种,后门经常从上面跳下去跑到后山玩,那时候真闹腾。门前的马路还是石子路,在路上捡石子玩弹弓是那年代我们最大的娱乐项目了,那时候好快乐,好开心,跟着,小凯,小璇后面转,我独子,只能跟别人后面跑,自己一个人的那种寂寞,真怕,真的很怕。无尽羡慕的别人有兄弟姐妹。学校还是危房,记得那上面的架子还是用树顶着的,小学最多的记忆还是在这里,夏天钓虫子,和小伙伴满操场的疯跑,不知道何为辛苦。何为未来,没有钱的压力,1块钱能用几个星期,我记得过年大概自己能有十几二十块钱的压岁钱,这钱就是自己基本上一年的零花钱了,那时候感觉20块钱好多好多,买1毛钱的雪饱啃半天,那个满足啊。5毛钱的雪糕是很奢侈奢侈的东西,整个童年都没吃到几次,现在也没吃到几次,现在是不想吃,那时候是没有钱,5毛钱是很高的消费了。90年代我有多想回去,我想在看看门对面的草坪,我在上面爬着跳了我一整个童年的地方。

我们捡很多玻璃瓶子和没用的灯泡,用弹弓弹出去石子打破瓶子和灯泡,每个人轮着打,打破了的那种满足,那种惊喜,足以开心一个上午,在我家后面角落,在小凯家前面的石头堆里面。家里养鸡,小时候经常跟着妈妈到城里卖鸡,那时候纯属捣乱,我一个人就特别黏父母,因为我没有兄妹,只有爸爸妈妈。我记得还养过兔子,哈哈。都快忘记这事情了。

最喜欢过年寒假了,妈妈给钱给我买枪买,买塑料子弹,和他们几个满上跑打着小鸟。这是童年最奢侈的玩具之一了,一把枪10块钱吧,2袋子弹5毛钱,打出去了还去找子弹,因为没那么多钱买子弹,很多时候几个人都是一起在找子弹。。

夏天晚上6点洗完澡和他们几个出来散步是整个夏天最幸福的日子,不知谁带头的,有那么好几年夏天都是这么度过的,马路两边跳过的小青蛙到处都是。当然夏天还有一个充斥着整个童年的活动,就是钓鱼了,家那边没有河,没有海,只有池塘,我们钓的都是小鲫鱼,很小的一条,但不妨碍这成为我们90年代最童年时候的最美好的记忆,到竹圆到其他地方砍到竹子买好鱼线鱼钩,到后山挖蚯蚓,和几个发小一起就开心的钓鱼去了,去的最多的地方要属我家后面的池塘了,我们叫他:额,我忘记名字了,长大一点的时候我们钓龙虾,那时候已经是14岁左右的事情了吧,在早的时候都不知道龙虾是什么样子的。

门前的草坪小时候在上面发明了很多我们的小玩法,比如在小凯屋前面的草坪几个人一起挖一个“陷阱”,然后让大一点的孩子来玩,一个都没中陷阱,囧。那是我们花了很多心血挖的小陷阱。现在已经看不见了。永远看不见了。看的电视剧无非那几部,神雕,天龙,西游。我们会到山上找到一根比较好的小棍子,然后折断,当作我们的武器,然后对打,看谁的不容易断,谁就厉害。嘎嘎,哈哈,我现在有时候拿起一根棍子舞动几下都会想起那些年,记得自己也做过心爱的宝剑啦啦啦,不过好容易断,囧。

还有好多好多的美好,没有大城市的灯红酒绿,没有大城市的娱乐设施,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,那么的不值一提,可是啊,这些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一代人最美的曾经,时间太久,即使最美好的东西都会慢慢的忘记。也许在过10年这些都会慢慢忘记,希望在次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又能记起你们吧,我最不愿放弃的曾经。走好,心里永远有你。

好久没有想起以前,别人说只有过得不如意的时候才会疯狂的想念曾经吧,我想我的确过的不如意吧,一个人背井离乡,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看电视,一个人笑,一个人做饭。看到一个笑话想和你说,才想起你已经离我而去。我不喜欢一个人看电视,不喜欢一个看电影,因为我想笑的时候没人分享,想哭的时候只会更加忧郁。

美好的终是逝去,最无助的时候你依然是我最大的安慰剂–童年。

对于你,所有人面前我都说我早已忘记,可我始终认为,站在这里的,应该是两个人。